今天是
网站首页 / 走进平舆 / 平舆历史

陈胜在阳城的故事

访问次数:38769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4-04-29 10:27
文字大小:

在平舆县阳城镇,陈胜的故事传得可多了,谁都能说上几段。

一、陈胜得名

陈胜的父亲陈珀是阳城颇有名气的人,在楚国做过几任县令。年过半百却膝下无子,就在城里城外修桥补路,广做善事。

有一天夜里他梦见到一位白胡子老头对他说:“念在你一生为善,我赐你一子。”想不到妻子果真怀孕了。生他的那一天正赶上大龙年大年初一夜里。她娘梦见霹雳火伞,打大雷下大雨发大水,一下子淹死了很多人。陈珀就给他先取个小名叫大龙,又叫仆人请来卦仙给他取名,卦仙根据生辰八字掐指运算,沉思许久之后才说:“这孩子可不是个凡夫俗子。卦相上说他是天上的水龙星君下界,将来不得了的,一定有大作为。我得给他起个好名字。” 说完他低下头来,想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这名就叫‘胜’吧,这是对他以后干大事的祝福;龙走水路,才能成功,所以字‘渉’就行了。”

就这样,陈珀的儿子得了个与众不同的名儿——名胜,字涉。后来陈胜长大,果然赶上雨天起事,造反称王,引来天下大乱,动摇了大秦帝国,从此名传千古。

二、拜干爹

这陈胜小时候长得虎头虎脑,天不怕地不怕,且天生神力,力大无穷,遇事果断,有勇有谋。四岁时就能搬动几十斤重的大石头。五岁时有一天,他一个人偷偷溜出来,在离家中不远的一块林子里玩耍,周围空无一人。当他正玩得高兴时,一条蟒蛇突然向他游来。当蟒蛇把他缠起来时,他才惊醒过来,惊慌之中用手一把掐住蟒蛇的要害。蟒蛇很大,虽然被掐住要害,但还是要把陈胜缠死,好在陈胜身材还小,蟒蛇无法把他缠紧。就这样陈胜一直用力掐住,只到累晕了。当陈珀发现儿子不见了,四处寻找,在林子里找到他时,发现他的手还在紧紧掐住蟒蛇,而大蟒蛇早已死掉了。

这一年家里来了客人,上蔡县的“笑菩萨”蔡赐,他可是方圆百里远近闻名的大财主、大善人。为人仗义疏财。据说曾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登门,一张嘴就要借千两银子,蔡赐也不问他姓啥名谁,二话不说,就叫下人开库取银,并派人套车相送回家。就这么一个人,和陈珀成了朋友。他一来就看见陈胜正领着十来个孩子玩游戏挑兵。陈胜小小年纪,游戏中模仿大人行兵布阵,安营扎寨,一切都有鼻子有眼的,显出很有道行的样子。蔡赐看到这小子坐镇中军,传令发兵,中规中矩,认为这孩子真是天纵奇才,日后必成大器。就和陈珀商量,纳陈胜为义子。陈珀当然欣然同意,陈胜也愿意,爷俩也特别对脾气。蔡畅给陈胜说媳妇,送他家财,让他结交远近豪杰。陈胜做张楚王时,封他干爹蔡赐为上柱国。

三、孩子王

不读书的时候,陈胜总是领着四邻八家的孩子做游戏。小伙伴们不论年龄大小,都叫他大龙哥,都愿意听他的话。

阳城的土城根前有一棵说不上长了多少年的大槐树,阴翳蔽日,夏天十分凉爽。大家就都挤到树荫下凉快。那上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老鸹窝,一个叫邓说的孩子对陈胜说:“大龙哥,你敢爬上去把老鸹儿掏出来吗?”

“这有什么不敢的。”陈胜边说边把鞋一脱,把小汗褂子一甩,扔在一旁,只见他嗖嗖嗖,像个大马猴一样,很快就爬了上去。等他把手伸进老鸹窝里,掏哇掏,怎么也想不到,竟从窝里掏出一个大长虫来。但见他一点也不害怕,顺手一甩,只一下子,就把一条两三尺的大长虫从上面甩下来,惹得树下一片惊叫。

邓说上前一看说:“快来看哪,还没有死呢!”

听说没有死,胆小的躲得更远了,胆大的孩子围上来看。只见那条长虫足有小擀面杖粗细,已经盘在了一起,头从中间昂起来,目光汹汹地看着大伙,嘴巴大张着,猩红的蛇信子向外一伸一伸的,挺吓人的。

陈胜出溜一下子就从树上下来了,走到大长虫跟前说:“好好的一条长虫,不呆在草泽水边,钻到人家老鸹窝里干啥子,回你的水里去吧。”

一伸手,那条大长虫就被他掂起来,想不到如此凶狠的大蛇一到了他手里,却不反抗,任他这么掂起,一扬手,扔到城海子里去了。

陈胜玩水的兴趣特别大。城海子不是很宽,却很深,他精赤条条的,一个猛子扎下去,老半天没有出来,急得小伙伴都要哭了,他才从对岸的苇子丛露头出来,在一片菱角秧中摘菱角呢。

盛夏的城海子里不但有芦苇,菱角,还开满了荷花,让阳城一天到晚香风扑面,蛙鸣如鼓,敲得有滋有味。只要没事,陈胜就领着他的“部下”沿海子边乱走一气,看大大小小的鱼儿来往穿梭。或掐几朵菡萏,不光为了吃莲子,更多的是好玩。下雨的时候就折一片大荷叶当伞用。高兴了,一个猛子进去,出来时绝不空手,不是采了一个三五尺长、胳膊粗细的大鲜藕,就是举着半尺来长的大草鱼,领人去他家吃莲菜,喝鱼汤。

陈胜的母亲是个没有脾气的好母亲,只会娇生惯养孩子,一切都随陈胜的性子去做。这让陈胜在小孩子中间更得混了。一大群孩子牛皮哄哄地跟在陈胜的屁股后头,叫他大王,他也声叫声应,一点不含糊。大人们看他一幅小大人模样,也开始对他另眼相看。

四、拜师学艺

时过不久,陈家突遭变故。一场大火把他的爹娘烧死在屋里,整个阳城也顺风烧了半个城。陈胜和妹子成了孤儿,那一年陈胜十二岁,雪儿十岁。

邓说的爹邓谦听说陈家出了事,就赶过来帮忙。四邻八舍大都受过陈珀的恩惠,出人出力地帮忙料理后事。埋葬了陈珀夫妻,邓谦就把陈胜姐妹领回了家,当作自家儿女一样。

一天有个叫张夰的望气士把陈胜收为徒弟,带到西南山上修行去了。这张夰是谁?他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张天师张陵的先祖。张家从张夰开始,就开始了游侠望气,世代相传,直到三百年后才有所作为,受世人尊敬。可见凡事没有多少容易的。十年前这张夰发现一股王气自西而东而来,他一路追踪,发现到了阳城就不再东移。于是他也在阳城住了下来。经过明察暗访,终于让他发现,这股王气居于陈家。正苦于无法结交,正好听说陈家出事,就急忙赶了过来。陈胜一听也十分愿意,当下向师父磕了三个响头,算是行拜师礼了。之后随了师傅,在西南山修行,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五年之后,他的身体长壮实了,文才武艺也都学成了,师傅这才放他下山,行侠仗义,打抱不平了。

五、勿忘井

陈胜一到阳城老家,发现房子已经盖起了,是他干爹资助,邓说父子帮忙给盖的。干爹还给他说了媳妇,是汝南的一家大户人家的小姐,带了许多嫁妆过来。经邓家托人说合,他把十六岁的妹子雪儿嫁给了邓说做媳妇。然后给人当雇工,等待时机。

这一天给东家犁地,一犁犁到半晌午,歇歇。望着天上排着人字形高飞的大雁,他不由得一阵长吁短叹。给他在一起犁地的伙计周二娃问,怎么了,是不是病了?陈胜说病什么病,我好着呢。周二娃说好好的人叹什么气呀,陈胜说二娃呀,以后咱有本事了,谁也不要忘了谁啊!这周二娃就笑了,给人种地,连饭都吃不饱,咋能有本事哩!陈胜听了他的话,又叹了一口气说,唉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也!周二娃说陈哥你说什么呢?陈胜说我说你你真像那些屋檐下觅食吃的小麻雀儿,是不知道要高飞的大雁想啥哩。这周二娃听了就笑,说好好好我的陈哥,那我等着,等你哪天有本事成了气候,我就去找你,你可别不认我啊!陈胜说咋能哩,我是那样的人吗,放心吧,会认的。二娃说口说无凭,正好这地头有眼水井,井里有井王爷。陈胜说,那咱就对着这眼井发誓吧。于是俩人一齐跪倒,对着井说:“井王爷在上,陈胜和周二娃结拜为异姓兄弟,苟富贵,毋相忘也。”就是说以后发迹了,谁都不忘谁。这口井被后人称为“毋忘井”,至今还在,井水四季清冽,再旱的年头也不干枯。

本来话说过就算了。可这个周二娃嘴快,见人就说这事儿。不知到啥时候,传到周姓东家的耳朵眼里,就把陈胜喊过来,嘲笑他说,你是大雁,我就看着你飞,把他撵走了。

陈胜一怒之下投军去了,最后大泽乡起义,张楚国称王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条: 奚仲造车
下一条: 王登桥的传说